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若只如初见......

 
 
 

日志

 
 

好诗是从心里淌出来的【转载】  

2011-12-07 21:27:22|  分类: 雨巷网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的一首《错误》令无数读者着迷,他见证了校园诗歌的繁盛期
郑愁予:
好诗是从心里淌出来的
【转载】 - 雨巷 -

  郑愁予的一首《错误》,半个多世纪以来令无数读者为之着迷。上世纪80年代初,郑愁予的诗选在大陆出版,他成为最早在大陆出诗集的台湾诗人之一。当时的大陆,正处于校园诗歌繁盛时期,郑愁予的诗句在诗歌爱好者中广为传诵。近年来,随着《错误》《雨说》等作品入选中学语文教材,郑愁予也成为许多80后、90后年轻人喜爱的诗人。

  日前,郑愁予先生来京参加活动,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北大生活对自己的影响

  记者:北京是您青年时代学习和生活过的地方,特别是北大红楼,您有一段时间曾经在这里学习。这些经历对您以后的诗歌创作和性情有什么影响? 

  郑愁予:从1945年到1949年,我在崇文门附近的崇德中学读书,其间的学习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崇德中学是一所由英国圣公会主办的男生住读学校,有大足球场和小教堂。我天生跑得快,爱踢足球,是学校球队里的佼佼者。此外我还参加田径、击剑等比赛,冬天喜欢速度溜冰,比赛成绩总是第一。在这样的环境中我逐渐培养起了运动精神。运动精神的第一要义不是取胜,而是准备。准备得充分,即使在竞争中失败了,也没有遗憾,而且不会对对手产生敌意。这是人格修养最基本的方面。其他如团队精神等都是在这个时候培养起来的。我是念小学五年级时转到崇德中学的。刚来时老师拿了本初中一年级的国文书,考察我的基础。我从小喜欢国文,当时已看过多部小说,《水浒传》《红楼梦》等都相当熟悉,还读了很多旧体诗词。考察顺利通过后,我被安置到初中二年级。当时同班同学已经能用英文和老师对话了,而我之前没学过英文,26个字母都念不好。后来我拼命补英语。

  在崇德中学期间,我读遍了学校图书馆中关于文艺的书,使我进入了新文学。最后让我不忍释手的是一本本厚厚的苏俄小说,它们令我的心魂真正进入了文学大门。后来我和同学在学校球场外办壁报,壁报的名字就叫“处女地”,下面有一行字:要耕处女地,必须深深地犁屠格涅夫。

  好诗有一种打动人的力量

  记者:在您看来,怎样的新诗才是真正的好诗?

  郑愁予:关于诗歌的辩论很多是从现象看,没有触及诗的本旨,没有看到诗人的心性。当我们被一首诗感动,首先是它具有了某种打动人的力量。如果只是玩弄一些技巧,或者只有自己知道是什么意思,这就不是好诗。我的一个朋友年轻时写诗,其中有这么一句,“登上山顶,带着半磅炸药”,但诗的其余部分和炸药就没任何关系了。我问他炸药有什么深意吗?他回答山上有水池,带炸药炸鱼去。这个意思作者不说没有人知道。这样的诗叫晦涩。“晦”是让人不明白,“涩”是语言不准确。如果仅仅是文字间纠缠不清的晦涩还好,读不通不去读就是了。问题是火药也知道、半磅也知道,但就不知道要干嘛,这类诗最不好。现在很多人写诗是这样的。

  记者:与诗歌写作的晦涩相反,现在不少诗存在过于直白的毛病。几年前引起争论的“梨花体”、去年网上热议的“羊羔体”,都是读者对诗歌过于随意、过于口语化的不满。您怎么看诗歌口语化的问题?

  郑愁予:诗歌中当然可以使用口语,但要掌握得好。艾青的诗歌很口语,却有感染力。我的第一个笔名叫“青芦”,“芦”是缘于对家乡河北宁河县蓟运河两岸风光的记忆,秋天时这里的芦苇堪称一绝;“青”则是因为我当年对艾青非常尊重向往。有人批评艾青的语言口语化,其实诗人最珍贵的是他的性灵。没有性灵,什么样的语言写出来都没有用,不会感动别人。

  比如我那首选在大陆语文教科书里的《雨说》。这首诗的形式和《错误》、和我刚到台湾后写下的《燕云集》不一样。《燕云集》有种宁静的、沉思的、投入的、从心底喜欢的感觉,很多是写北平的古迹,语言里有传统的意味。《雨说》是写给小孩子的,小孩对于韵很敏感,所以这首诗中押了很多韵,如“了”、“的”、“子”,是口语的押韵,且不是死的韵。但韵在诗的音乐层次中并不是最高的,最高的是旋律,旋律存在于整个句子里边。现在的语言,说得动听,是因为旋律好。假如一个演讲句句都押韵,听久了会让人疲倦。旋律好,句子有长短,表达出来才好听。在《雨说》中,有旋律,有韵,而且讲手法。手法用的是明喻,给儿童的诗歌用暗喻、典故、西化,都不好,都要避免。这个形式就是为内容服务的。 

  一个描写时间的

  情怀诗人

  3

  记者:《雨说》是在怎样的背景下创作这首诗的?

  郑愁予:其实这首诗不光是写给儿童,而是写给所有人的。1981年,7位在美国教书的华裔学者,包括我,受中国作家协会邀请到大陆访问,这是一次破冰之旅。第一站是北京,我当时感触最大的就是小时候最喜爱的城墙被拆掉了,非常失望。你们不能想象北京的城墙有多美,这可以说是世界上最美的一个景观。城墙外是护城河,河岸有高大的柳树,夏天柳树的倒影映在水面上,河水荡漾,一群群的鸭子游过,放眼望去则是道路、桥梁、田圃、远山,一幅美好的图画。现在城墙看不到了,牌楼也都拆了。走在大街上,大家穿同样的衣服,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店铺到晚上五点以后就黑了。各种情景和童年时的记忆完全不同了。临走登机时,我忍不住大哭起来。我一生从没这么大哭过。别人问为什么哭,我说不出来。后来同行的很多人写了这次旅行的见闻录。我当时没写文章,也没写诗,只是改写出了《雨说》。我觉得当时的中国需要儿童式的欢乐,需要一个自由的概念。

  记者:您的诗歌中有很多表现时间的,这种观念是如何形成的?

  郑愁予:诗人一生不知不觉中总想要表现的就是时间。有人攻击诗歌写风花雪月,太俗。其实东风西风、花开花谢、月圆月缺、雪落雪融,都是表现时间的。时间造成了诗人和客体的契合,人和人、人和物的契合产生时间感。我读中国的古诗,找表达时间的字,就发现了“愁”,郑愁予的“愁”。在词里,“愁”字用的特别多,所以我从小就喜欢词。抗战时期堂哥给了我两本胡云翼编的《词学小丛书》,都被我翻烂了。辛弃疾是我非常喜爱的词人,他最能把握“愁”。所以我的笔名就是辛弃疾词里“江晚正愁予,山深闻鹧鸪”中的“愁予”。这个“愁”是关于时间的。又比如李清照在词里也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个“愁”不是没钱花了,没吃没喝了,而是感叹时间过得太快,美好的时间不再停留。 

                                                                                                                                              (金涛)

 


                    错误
【转载】 - 雨巷 -

  作者:郑愁予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 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雨说

                    郑愁予
-----为生活在中国大地上的儿童而歌
(雨说:四月已在大地上等待久了……)
等待久了的田圃跟牧场
等待久了的鱼塘和小溪
当田圃冷冻了一冬禁锢着种子
牧场枯黄失去牛羊的踪迹
当鱼塘寒浅留滞着游鱼
小溪渐渐喑哑歌不成调子
雨说,我来了,我来探访四月的大地

我来了,我走得很轻,而且温声细语的
我的爱心像丝缕那样把天地织在一起
我呼唤每一个孩子的乳名又甜又准
我来了,雷电不喧嚷,风也不拥挤

当我临近的时候你们也许知悉了
可别打开油伞将我抗拒
别关起你的门窗,放下你的帘子
别忙着披蓑衣,急着戴斗笠

雨说,我是到大地上来亲近你们的
我是四月的客人带来春的洗礼
为什么不扬起你的脸让我亲一亲
为什么不跟着我走,踩着我脚步的拍子?

跟着我去踩田圃的泥土将润如油膏
去看牧场就要抽发忍冬的新苗
绕着池塘跟跳跃的鱼儿说声好
去听听溪水练习新编的洗衣谣

雨说,我来了,我来的地方很遥远
那儿山峰耸立,白云满天
我也曾是孩子和你们一样地爱玩
可是,我是幸运的
我是在白云的襁褓中笑着长大的

第一样事儿,我要教你们远隔地笑啊
君不见,柳条儿见了我笑弯了腰啊
石狮子见了我笑出了泪啊
小燕子见了我笑斜了翅膀啊

第二样事,我还要教你们勇敢的笑
那旗子见了我笑得哗啦哗啦啦地响
只要旗子笑,春天的声音就有了
只要你们笑,大地的希望就有了

雨说,我来了,我来了就不再回去
当你们自由地笑了,我就快乐地安息
有一天,你们吃着苹果擦着嘴
要记着,你们嘴里的那份甜呀,就是我祝福的心意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