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若只如初见......

 
 
 

日志

 
 

未来,那里是他的最佳阵地【转载】  

2013-10-19 17:01:37|  分类: 社会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来,那里是他的最佳阵地

                                                                作者:渡痴禅师

基本上对特色党的智商不抱希望,经过这三十多年的逆淘汰,特色党差不多已经将具有大智慧的人都淘汰光了,只剩下了一些“乖孩子”及“二杆子”,当然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围绕在“先富”的旗帜下“闷声发大财”,在经营自家财富方面可谓是行家里手,谁家没有个三、五亿刀呢?即使整个27亿出来,在大巫面前也只能算小巫。所以,一群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家利益上的人是不可能有远见卓识的。“大人”才有大智慧,“小人”只有小聪明。有容乃大,有大心胸才能有大气度,有大气度才能有大视野,有大视野才会有大智慧,只有胸怀天下,才可以肩负万方,如果只是心系亲朋,也就只能当个一家之宝了。从“永不翻案”开始,台面上就是一群玩小聪明的人,小聪明的人往往鼠目寸光,只看得到眼前的利益和局部利益。所以这一次,我相信台上的那些人还是会一如既往的被他们自己小见识左右,做出对他们其实是最不利的决定。

作为政治人物,政治生命才是他的一切。现在很多左边的朋友期望他能无罪释放,愿望是良好的,从个人的角度来说,老僧也期望他能有一个安稳幸福的晚年,但这可能不是他的选项,也不是他追求的目标,以他的身份如果只是想做一个安乐翁,何须如此折腾?从在法庭上的表现来看,他的精气神都还在,没有屈服,也没有放弃,他仍然在有理有利有节的和某势力斗争,他的政治生命还远没有结束,甚至可以这样认为,作为历史性的政治人物,他现在才正式登台。去年9.28之后,我曾写过一篇帖子《他信守了自己的承诺》,其中提到“如果坐牢,他将成为曼德拉;如果死去,他就是格瓦拉。无论怎样,他都将成为一个正义的符号”,当时暂时无派网友也写过一篇《他正在被抽象化》,写到“一个具体的他渐行渐远,一个抽象的他越来越近”。通过这次庭审,他完成了被彻底符号化之前最关键一步,他维护了自己的形象和尊严,洗干净了别人泼过来的污水,展现了自己顽强坚毅的性格。今后,当历史需要这些特质的时候,被抽象化的他就在那里等着。

任何生命活动都需要场所,政治生命则需要一个政治舞台。那么他的政治舞台在哪里?如果他被“特色”无罪释放,他今后能做什么?以特色党心胸气度,他们会让他重新登上特色的舞台吗?会放任他自由活动吗?我想这绝不可能。除非是特色党真的要改弦更张,重走社会主义道路,但看近段时间国务院的作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特色买办们会有回头的意思,只有“将改开进行到底”的决然态度。所以,重登特色政治舞台这个选项,可以作为小概率事件予以排除。既然没有了特色的舞台,剩下的也就只能是正红色的舞台了,而现在红色的舞台被污名为“余孽”而被特色们围剿,如果要彰显自己对理想的坚持,让自己成为一个受难者的符号其实才是最佳的选择。所以,坐在特色的牢房里,他无疑就是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带着火种,在黑暗中熠熠发光,让特色们背上“现代风波亭”的政治包袱,这其实未尝不是一种更有效的斗争方式。从庭审上看,他对今后的走向是有清醒的认识的,具体内容这里就不说了。

其实,对于社会主义的支持者而言,现在关在里面与关在外面,都是一样的囚徒,关在里面失去的是人身自由,关在外面则失去的是政治上的自由。所以,当正义被邪恶戴上枷锁的时候,我们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囚徒,被关在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正义失去了自由。邪恶的枷锁,是正义的荣耀,“特色”的囚衣,是“红色”的勋章。所以,岂曰无衣,与子同囚,如果特色判他有罪,那么我们就一起穿上相同的囚衣吧。

既然如此,我们就和他穿上一样的囚衣,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沉沦!

                                                      

                                  附:这是最后的斗争
    他上诉了。

     其实他也明白,二审不会改判。不但不会改判无罪,就连减轻罪责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还是要上诉。不是“不服判决”,不是对司法还抱有幻想。在他看来,法庭就是他最后的战场,而上诉、二审就是他最后的斗争。是的,“这是最后的斗争”,《国际歌》就是这样唱的。

    一审已经无情地撕下瘟神集团的所有遮羞布。虽然他们躲在幕后并未出庭,但其奸佞嘴脸却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判他无期徒刑,表明他们是多么的恼羞成怒。然而历史的判决不是由他们做出的。在历史的审判台上,他们只能充当被告,接受审判。真正的法官是人民。

    当他们煞有介事地、一条一条地宣布他的罪状的时候,当他们宣判他无期徒刑的时候,善良的人们惊呆了:原来他们的无耻程度大大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力。他们硬是能够指鹿为马,他们硬是能够颠倒黑白,不需要任何理由,不需要任何掩饰。他们居然毫无顾忌地裸奔,任凭自己的丑处裸露在大庭广众之中。

    如果说,一审时他还承担着维护党的形象的责任,则二审时他已经放下了这个责任,他将会更加轻装地投入战斗。是的,这是他深深热爱的党,哪怕这个党已经开除了他,哪怕这个党把他送上了法庭。但即使在法庭上,他也精心地维护着党的形象。他明知这是政治审判,却仅仅为刑事指控辩解。他对党的痴情,真是天地可鉴。但是他眼中泛出的泪光、他颤抖的双拳告诉人们,他内心已极度失望与愤怒。他将怀着对权奸集团的愤怒与鄙视,义无反顾地走向二审法庭。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其悲壮之处在于:对真正的战士来说,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战斗本身。

     于是他上诉了。但是等待判决的并不是他。

     当二审宣判时,让我们和他一起高歌: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